您的位置: 首页 >行情 > 正文

曾经前途似海 如今穷途末路

2020-03-26 10:34:00来源:

面对着传统车企转型的压力和市场寒冬的加剧,未来能留下来的新势力少之又少,大多数造车新势力的“前途”似乎已定,不是被淘汰就是走在淘汰的路上。

曾经,前途似海,梦想来日方长,谁知如今已“穷”途末路。

2020年3月20日,据多位前途汽车员工表示,在多次调整了员工的工资发放时间后,公司仍无钱发放已拖欠数月的工资。当日晚间,员工仅收到公司补发的半个月工资。日前,囊中羞涩的前途汽车又有新动作,其母公司北京长城华冠推出了最新离职结清协议。

按照协议,前途汽车给出员工3个选择。第一种是选择本周内主动离职,公司将在5月底前结清工资,无赔偿。第二种是在两天内协议离职,与公司签署赔偿协议,按国家规定的N+1标准提供赔偿金,在2020年8月31日之前结清工资。第三种是继续留在公司,公司将努力尽快解决工资问题,“只是短时间内确实无法给予发放时间上的承诺”。

即便前两种选择有时间上的承诺,但相较前途汽车之前的做法,也很难让人相信。今年1月,前途承诺只要在农历年前辞职,将在两个月内结清工资,然而,已经签署协议的员工被发放了2个月工资后,至今并没有如期结清。此后,前途汽车又用相同协议“诱导”员工离职,结清协议约定时间变为2020年4月30日,同样没有后续。

其实早在去年下半年,前途汽车就开始陆续拖欠员工工资。其中A、B、C岗的员工去年7月工资发放已经停止,其他D、E、F、G也从8月、9月开始陆续拖欠工资。

除了拖欠工资外,前途汽车还以发放工资名义强制部分员工办理信用贷。据悉,在2019年9月,其董事长陆群宣称给公司员工发工资,强制部分员工用个人信息给公司办理信用贷,但贷款下来后,被拖欠工资的员工并没有收到工资。另外,因资金危机,前途的造车业务也处在停摆边缘。

曾一片光明的“前途”,何以至此?

走向落幕背后

致力于研发、生产、销售和运营的前途汽车,成立于2015年2月。虽然比“PPT造车鼻祖”游侠汽车晚了近1年时间,但它却后来居上,于2016年10月,继北汽新能源和长江汽车后,其母公司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为第三家获得新能源乘用车生产资质的企业。

当造车新势力们还在“兜售概念”的时候,前途汽车已名正言顺,前景似乎也一片光明。

在品牌成立两个月后的上海车展上,前途汽车自主设计研发的K50工程样车便首次亮相。9月,长城华冠登录新三板,成为新三板电动汽车第一股。2016年2月,前途汽车生产基地奠基仪式在苏州举行。基地一期投资超过20亿元、初期占地面积23万平方米、先期计划产能为5万辆。

同年3月,长城华冠与国际一线零部件供应商合作,博世已成为前途汽车的ESP供应商,埃驰(IAC)成为前途汽车仪表盘供应商;在当年的北京车展上,前途汽车正式发布了前途K50量产版车型,新车定位为一款纯电动双座超跑。按照计划,2017年底,K50将实现量产,将于2018年6月上市。

2018年4月4日,前途汽车正式进入工信部第306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新增车辆生产企业名单,加之之前获得的“生产资质”,前途汽车也成为了第六家获得工信部和发改委“双重认可”的企业。

至此,可以说造车需要的一切“东风”前途汽车已准备就绪,就等K50批量落地。长城华冠曾表示,其2020年的年销量目标为10万辆。

如果人生按照我们所设想的方向走,那必将是一片欢乐祥和的海洋。可惜,人生如戏,有太多跌宕起伏。

比计划晚两个月上市的前途K50终于在2018年8月8日宣布了它的到来,这个号称“中国首款纯电动城市跑车”,补贴后全国统一售价68.68万元,也是当前国内造车新势力已推出的标价最高车型。

让人费解的是,同样的价格可以买一辆保时捷718系列车型,K50何德何能售价如此之高?

如果仅从K50外观设计来看,K50还算是一辆完成度不错的超跑型轿车。曾有媒体人这样评价K50:“鳃与格栅的设计相当凌厉凶悍,前脸隐隐一股东瀛法拉利——NSX的即视感。偏短的前后悬以及大量的碳纤维覆盖使得K50的侧身又有些像布加迪威航。凶悍的尾部布局又有些像迈凯轮720S。入手一辆前途K50等于入手了3辆顶级跑车的神髓。”

前途汽车戏剧的地方在于,成也K50,败也K50,这也是它由高光时刻走向“锚点”的转折点。作为造车新势力,产品的上市让它摆脱了“口号式”造车的困扰,但是K50除了外观好看外,质量、做工等各方面都堪称败笔。

“前途K50的外观有多吸引人,它的做功就有多令人失望。”这曾是前途汽车意向客户对K50的评价。身边一位试驾过K50的媒体也表示:“K50的内饰虽然也有用翻毛皮等材料,但整体做工很割裂、不精致,挂挡还有延迟现象,完全不像一款70万的车。”

如果看了K50的销量就会发现,上述评价一点都不夸张,即便K50走的是小众路线,它的销量也是惨不忍睹。

过去两年,前途销量分别为59辆、95辆,总计154辆。不过对于K50的销量,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心如明镜:“放在未来20年、30年、50年的周期里面看,K50只是第一款产品,是给后面定调、定位、定空间,做这件事,所以我们没有特别关注K50本身能卖多少,我们关注K50进入到市场为后续的产品打下什么基础。”

原本计划去年第四季度上市的准量产车型K20,至今也没任何动静。更不论前途的那些概念车,如K50 Spyder Concept、K25 Concept、前途Concept 1、前途Concept 2了。显然,造车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是很骨感的。

从体系能力建设到品牌塑造等重资产特性,都决定了造车是一件很烧钱的事情,没有销量何谈盈利,更遑论可持续发展。从长城华冠新三板上市至2018年底,长城华冠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0.22亿元、-0.98亿元、-2.26亿元、-6.06亿元,亏损呈逐年扩大趋势。2016年和2017年负债率分别为35.28%和69.46%。

虽然新势力可以通过融资手段来解决前期造车需要的资金问题,不过一旦融资跟不上,就会导致后续因资金跟不上而乏力,乃至被淘汰。据统计,自登陆新三板后,长城华冠前后成功募资5次,合计21.2亿元。对于个人来说,这笔资金是巨款,但对于造车来说,这点钱杯水车薪。

不仅如此,长城华冠在去年2月发布公告,申请公司股票在新三板终止挂牌,长城华冠对此回应:“退出新三板是为了提高融资效率。”不过,资深证券分析师有不一样的观点:“长城华冠撤下来可能会往别的方向上市,三板转板困难,再融资很难。”

有消息称,在申请退出新三板时,这20亿元已花光。“造车200亿”的门槛,前途仅完成1/10。前途汽车第一个十年还未来到,就已经站在了风雨飘摇的十字路口,命运似乎已定。

如果前途汽车硬要为2020年设定一个更实际的小目标,比如先发放拖欠员工的工资和供应商的款项,或者试着交付1,000辆新车?

12下一页><script>document.getElementById("page1").className="curr";</script> 来源:OFweek新能源汽车网

相关阅读

  • 新车
  • 二手车
  • 导购
  • 技术
  • 新能源
  • 自驾游
  • 行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