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文学 > 女频 > 正文

薄南风江南小说章节目录

2020-10-17 14:17:00来源:

小编给大家带来薄南风江南小说章节目录,该言情小说是《律政女王》,小说女主撒娇卖萌,内容精彩,薄南风江南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节选:“你确定没强Jian被害者,然后杀了她吧?”职业习惯使然,有些话必须说到头里:“你对我一定得说实话,这样我才能全面了解案情努力为你辩护,否则公诉方法庭上说出什么我不知道的,我就没法替你主张合法权利,对你自己不利。

<scripttype="text/javascript">BookShow(_bookName,_Url,_Pic);</script>

《律政女王》精选内容:

江南大窘,她的酒品的确不怎么好,喝醉了就又唱又叫的。那件事她都忘记了,经他这么一说,隐约又想起来。当时一个官司打得一直不顺心,好不容易结束了,检察院又抗诉,彻底没完没了起来。那天的酒还是跟林乐去喝的,她前一天相亲遇到了绝世渣男,两人心里都窝着火,跑去酒吧喝酒,一喝就大了,其实当时说了什么自己根本就不知道。

她攥紧笔杆,无力的笑笑。

“只记得有那么一回事,真忘记说什么了。”不过说她骂检察院的那帮人是龟孙子一点儿也不奇怪,她还时常这样骂法院的合议庭,连带审判委员会一起。说实在的,她很看不上国家现有的法律制度,总觉得牵强。只是不可思议:“就因为我那一句话,你就找我辩护,不觉得太冒险了?我在这上面可没什么经验。”

薄南风很直白:“有时经验不是最重要的,热情才致命。我瞧着你那个劲头,觉得你还很愤青么,猜想你这种人该是肯为我们当事人争得头破血流的吧。”

江南喟叹,她有的时候的确挺傻。

薄南风一只手指在桌面叩了两下,指甲修剪得很简单,十分健康,粉色之外的边缘短短的,雪白圆润的一弯弧线。

唇角的痕迹有所收敛,倒不笑了:“主要是觉得你漂亮,所以过目不忘。我被人诬赖强Jian杀人,点已经背成什么样了,整天憋在这里,再不能看看美女,还让不让我活了。”他说的真心话,那一天江南穿着一身黑色的套装,那样浓重的颜色穿出来却很修身靓丽,脱了鞋子赤脚站在酒吧的沙发上唱歌,侍者叫她下来也不听,急得那人团团转,又不敢伸手拉她。只她一人唱得十分开心。眼睛很明亮,黑白分明,剪水双瞳,嘴唇生得好,露齿一笑,嘴角往上翘,喜气洋洋的样子,难见一回喝大了耍酒疯却能被全场注目的。薄南风闻相识女人,倒叫他给记住了。

江南哑言,心想如今的小男生说话真够大胆直白的。但此刻明显不是说这些闲事的时候,知道他也在看守护所里呆了几天了,闷坏了拿她寻个乐子没什么可计较的。

她已经准备开始记笔录了,言归正传的问他。

“你确定没强Jian被害者,然后杀了她吧?”职业习惯使然,有些话必须说到头里:“你对我一定得说实话,这样我才能全面了解案情努力为你辩护,否则公诉方法庭上说出什么我不知道的,我就没法替你主张合法权利,对你自己不利。你大可放心,我在你这里知道的一切,只字不会外露,这是法律明文规定。就算接下来你要替换了我另找其他辩护人,我知道的东西同样得为你保密。”

薄南风表示这些事情他都知道。很肯定道:“我没有碰过她,更没有杀她。那天我喝酒了,而且喝了五杯,怎么可能会干那样的事。那个女人我要是想上,早就上了,哪里用等到现在。”

江南头脑中警铃大作:“你喝酒了?会不会是你喝了酒,自己做了事情却不知道呢?”

薄南风盯着她,眯起眸子慢慢的笑起来:“怎么可能,我喝了酒可比平时老实多了,别人都叫我三杯倒,那天我喝了五杯,可以保证自己睡得不醒人事了。就算真跟她躺到一张床上,也什么事都做不了。”

江南拿疑惑的眼光看他,不相信他的酒量会这么差。

薄南风皱起眉头,竟有些孩子气:“你不信我?我又不是不想活,没必要欺骗自己的辩护律师吧。再说你不是还要收集证据,问问我那些朋友就都知道了。”

江南笔头顿了一下:“你把当晚你跟被害人王丛在一起的情况说一下吧。”

薄南风靠到椅背上,嗓音闲适:“那天本来是跟一个朋友出去玩,酒吧里撞到王丛了,都认识,朋友就叫过去一起坐。后来我那个朋友有事先退场了,本来也是打算喝完那一杯就走人的。大意了,那天喝的是高倍酒,两杯就已经醉了,后面那几杯怎么灌下去的都不知道了,隐隐记得是喝了五杯。再后来怎么去的酒店,怎么开的房,我一无所知。等酒劲一过,睁眼就看到王丛赤身**的死在床上了。报警电话还是我打的。”

“可那天晚上被害人王丛是跟你一起回的酒店房间,第二天一早她就死了,是被人用抱枕捂住口鼻窒息死亡,而且她身上沾有你的体液。你再好好回忆一下,是否有疏漏的地方。”

薄南风眼波一闪,满是笃定:“有人陷害我。”

江南就是冲动了,她就知道这样的案子不好带,竟还鬼使神差的接下来,真是江湖退隐,想钱想疯了。

按了按太阳Xue:“你跟被害人王丛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认识而已。她是大四的在读生,也是在那种娱乐场子里认识的。她们几个同学一起,还是先来跟我们搭的讪,去那种地方就图个热闹,就一起聊聊天。当晚离开的时候,那个王丛过来扯上我胳膊说喜欢我。当时也没往心里去,她随口那么一说,我也就随便一听,对那种小丫头很难有什么感觉。”话到此处,看了江南一眼,看她时而皱眉,时而抿嘴,表情很精彩,若有似无笑了下,接着说:“没想到她玩真的,那天大家起哄时也不知哪个人跟她说了去哪里能找到我,时不时就在我眼前晃,其实那段时间我挺烦的,也明确让过让她离远点儿。小姑娘心里承受能力不太好,可能真被我给刺激到了,后来有段时间没出现。再见面就是案发前一晚了,酒吧里正正碰上,再后来就是我之前说的那些了。”

江南把他话里的重点提取出,仔细记录。又问了些许细枝末节,发现他是真的很轻松。好奇问:“你不担心么?”

这样一问,薄南风嘴角微翘的弧度垮下来,情绪变得这样快,更加像个小孩子,看出是个行动派来了,情绪上的行动派。

“谁摊上这种事不窝囊,我才二十四岁,这回要真主张无罪不成功,你说我还能讨到老婆了么,哪个女人还肯跟我?”

相关阅读

  • 新车
  • 二手车
  • 导购
  • 技术
  • 新能源
  • 自驾游
  • 行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