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汽车

还记得那个要让中国人开上超跑的王博士吗?

时间:2022-05-13 15:33:48 来源:腾讯 汽车 新闻

(文/贺重钢)曾经,一个名叫王晓麟的人带着美国超跑品牌SALEEN来到中国,在有“鸟巢”之称的北京国家体育场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发布会期间,好莱坞著名影星杰森・斯坦森亲临现场站台。到了活动尾声,伴随着稀稀拉拉的退场观众,在当时有着顶流号召力的表演嘉宾吴某凡以一首将各种元素混杂在一起的口水歌将现场氛围推至高潮......

以上就是2019年7月20日晚,我在赛麟之夜发布会上几处印象最深的地方。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你选择性地忽略了这个品牌在活动现场所展示的几款车?

在这里我想先卖个关子,放在后边再说。在2019年的那场发布会之后,“出道即顶峰”的赛麟汽车却从此一蹶不振。在经历SUV产品夭折、主销车型成为坊间笑话、董事长亲自下场与媒体“约架”、员工实名举报等一系列狗血事件之后,王晓麟跑回了美国并且以疫情肆虐、机票难定为由,从此再也没有踏上过他曾经心心念念的那片祖国土地。

这次赛麟汽车再次引发关注还是因为一则法拍信息。在网络拍卖平台上,处置单位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上传了一条有关江苏S汽车公司所属资产的拍卖信息。这个江苏S汽车公司即王晓麟创办的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

赌徒还是骗子?王晓麟的汽车梦

车迷朋友们或多或少的都会对SALEEN赛麟有所了解,这个由美国人史蒂夫・赛麟(Steve Saleen)所创办的品牌主营业务是改装福特野马和F150。在整车制造领域,其最知名也是唯一的产品就是赛麟S7。

我们的王博士就是在留美期间被赛麟跑车的优雅身姿和狂暴的性能所吸引,从而萌发了要把这个传奇品牌带到中国,让它为中国人制造超跑的想法。而在当时,王晓麟还只是一个在餐馆打工维持学业的穷小子。

在从底层打工人一路奋斗到著名律所合伙人,实现阶级跃升并达到了财务自由之后,王晓麟终于有底气开启自己的造车梦了。但他首选的合作伙伴还不是史蒂夫・赛麟(Steve Saleen),而是一个在中国汽车行业名声在外却备受争议的人---仰融。

当年仰融想在美国重启造车事业的时候,王晓麟所拥有的人脉与融资能力成为了吸引他的香饽饽。入职仰融上市公司的王晓麟第一次与汽车行业产生了直接关联。

无奈仰融与王晓麟两个都是视金钱如生命的商人,二者的合作最终因为股权划分不均的问题而草草结束。王晓麟以一笔150万美元的赔款拿下了仰融成立的HKAC(Hybrid Kinetic Automotive Holdings)汽车公司。

本想小试牛刀却落得一地鸡毛的王晓麟并没有死心,与仰融决裂后得来的HKAC(Hybrid Kinetic Automotive Holdings)汽车公司成为了他自立门户的载体,在经过一系列资本运作手段后,属于王晓麟自己的威蒙・积泰(WM GreenTech Automotive Corp.)汽车集团正式落成。

凭借着“钞能力”和极强的人脉,王晓麟为了威蒙・积泰从各大车企挖来核心人员并组成研发运营团队,以前那个穷小子的造车梦终于落地生根了。

一个在海外法律界混得风生水起的中国商人,任其有多天才,在汽车行业面前也是实打实的门外汉。虽然威蒙・积泰成功研发出了两款车型,王晓麟也为自己的造车梦勾画出了动人的前景,但经历数年的摸索之后,他还是没有摸到汽车行业的门槛。

对于逐利的商人来说,无意义的等待是最不能容忍的。于是,在求助身边智囊团之后,王晓麟走上了一条速成的道路---收购。彼时,在美国日子过得也不怎么样的菲斯克与赛麟引起了王晓麟的注意。不过,二选一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太久。虽然新能源车的发展前景更好,但出手更快的浙江万向集团抢先拿下了菲斯克,王晓麟只能退而求其次,上了史蒂夫・赛麟的车。

事已至此,王晓麟的造车梦都还在朝着正确的方向推进,但之后他的一番操作亲手将自己的梦想推向了绝境。

此赛麟非彼赛麟

回顾三年前的那个夜晚,赛麟品牌创始人史蒂夫・赛麟或许并没有想到,他和他的心肝宝贝S7所站台的那场发布会与他并没有太大关系,他不过是王晓麟手中的木偶。王晓麟口中的那个赛麟跟史蒂夫・赛麟创立的那个完全是两回事。

王晓麟找到史蒂夫・赛麟之后,成立了美国赛麟国际汽车公司(Saleen Motors International LLC.),我们可以把它简称为SMI。史蒂夫・赛麟在该公司拥有股权,但不具有投票权。被全世界车迷所熟知的赛麟则是由史蒂夫・赛麟所创办的赛麟汽车有限公司(Saleen Automotive Inc.),我们可将其简称为SAI。

有意思的是,虽然台面上王博士和“超跑教父”史蒂夫关系斐然,但SAI与SMI却并没有什么直接联系。如今王博士的江苏赛麟官网早已无法打开,而在SAI官网上,我们也找不到有关王博士留下的任何痕迹。

或许,在那个时候王晓麟与史蒂夫・赛麟之间的关系已不是战友般的惺惺相惜,而是各有所图的互相利用罢了。一系列超越常理的操作也正式拉开了大幕。

技术入股手段高、空手套走国资款

前文提到在网络拍卖平台上出现的江苏赛麟即王晓麟实际控制的SMI在国内的关联公司。该公司成立之初获得了江苏如皋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在主要出资人名单里,除了王晓麟实际控制的几家企业外,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的名字显得格外亮眼。而这家公司背后就是有着政府背景的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在江苏赛麟筹建阶段,南通嘉禾承诺出资三十多亿,占公司超过1/3的股份,且具有一票否决权;王晓麟和史蒂夫・赛麟为代表的外资股东则根据合资协议以技术进行出资。地方出政策、企业出技术这种合作模式并不鲜见,但问题也就出在了这里。

在江苏赛麟大兴土木,建厂造车的时候,一则来自于内部员工的实名举报让这一切戛然而止。有意思的是,这名实名举报的内部员工跟王晓麟还算是同行,曾为江苏赛麟法务人员的乔宇东在举报函中披露了王晓麟虚假技术出资,涉嫌贪污侵占巨额国资的事实。

正是这样一封举报函,让南通嘉禾停止了给江苏赛麟的“输血”。面对急转直下的情势,王晓麟再次亲自下场,一方面在员工和媒体面前博同情,一方面又与乔宇东正面“开战”。

作为临时“战友”的史蒂夫・赛麟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其所拥有的品牌及超跑车型的知识产权被国内评估公司作价过低,由此导致江苏赛麟大股东南通嘉禾误解并停止打款。

那么,乔宇东的举报是事实吗?其实,只要去过江苏赛麟的工厂就能找到答案。在这家外表光鲜的工厂里,只有一款车型经历了短暂的投产阶段,而这款车与史蒂夫・赛麟口中的赛麟品牌及超跑车型没有半毛钱关系。

产品研发不上心、“老代”新车无人爱

终于可以聊聊赛麟的代表产品了,这里还是需要强调的是这个赛麟仅仅指的是王晓麟实际控制的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早在威蒙・积泰时期,王晓麟的造车梦就曾有过真正的成型产品落地,这款产品就是积泰・迈迈(GTA MyCar)。

不过,这款车也并非百分百积泰原创,它其实是香港创新科技署所资助的企业EuAuto Technology Ltd.于2009年推出的MyCar城市低速电动车。

在王晓麟准备拓展海外汽车业务的时候,他看上了MyCar并斥资收购了EuAuto Technology Ltd.。在将MyCar重新包装并带到了美国之后,这款以亚洲城市用车需求为研发目标所推出的电动车显然无法让美国用户产生兴趣,于是王博士把目光投向了祖国。

在中国的新能源车赛道上,几家造车新势力已初具规模,他们与龙头老大特斯拉一起想着把电动车市场做大做强。王晓麟发觉中国市场才是实现他造车梦的沃土,于是在2014年带着积泰・迈迈(GTA MyCar)屡次亮相国内各大车展。

车展上的小打小闹,多次曝光并没有给积泰・迈迈(GTA MyCar)积攒什么人气和热度,因为虽然尺寸是微型车级别,但它可不是奔驰手底下的smart,充其量也就是个需要上牌的老年代步车。在有中国造车新势力作为参照的前提下,想凭借积泰・迈迈(GTA MyCar)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显然是痴人说梦。在造梦之路上,王晓麟再一次折戟。

当时,手握赛麟和MyCar的威蒙・积泰手头越来越紧,在依靠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熬了几年之后,“天赋异禀”的王晓麟想到了一计妙招。既然单凭赛麟跑车和MyCar都不能获得国内资本青睐,那不如将二者嫁接在一起,再弄个声势浩大的发布会把关注度推向高峰,这事说不定就成了。

最终,王晓麟在具有象征意义的北京国家体育场完成了一场融合美国“超跑教父”、亮相近二十年的传奇跑车等元素,由好莱坞影星和顶流艺人竭力站台的大戏,并且成功让改头换面后的迈迈火出了圈。这场大戏确实也达到了王晓麟的目的,成功吸引到了具有国资背景的南通嘉禾注资,并且在如皋建立了生产基地。

但无论前面铺垫得多高,事实上迈迈才是王晓麟的江苏赛麟唯一拿得出来的产品。这款普罗大众眼中的“老年代步车”并没有因为王晓麟给它包装出来的背景而受到市场认可,反而是在发布会结束当晚就被媒体给扒了个精光。

虽然造车新势力们在创立初期看上去也都很不靠谱,但敢于拿一款低速电动车来忽悠的却只有王博士一个。说好了让中国消费者能够开得起超跑的王晓麟,最终把所有问题推给了实名举报的员工、中美贸易摩擦以及国内排放法规的限制。

王晓麟在媒体面前多次强调自己热爱祖国并且保留了中国国籍,但他在江苏赛麟东窗事发之后便火速离境赴美,再以疫情为托辞拒绝归国接受调查。相信看到这里,各位看官应该能够对王晓麟和江苏赛麟有着清楚的判断了吧。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腾讯 汽车 新闻内容随你看。

推荐 57255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