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汽车

代工苹果汽车曝光后,富士康斥资 47 亿火速买下造车工厂

时间:2022-05-13 16:03:46 来源:汽车IT资讯

刚刚被曝代工苹果汽车后,富士康在造车领域又迎来一则最新进展:

2.3 亿美元拿下造车工厂,交易方是 Lordstown,一家成立于 2018 年的美国造车新势力。

除了 2.3 亿美元的购置款,富士康还为 Lordstown 送去了价值 4.65 亿美元的投资 + 贷款大礼包。所以为了拿下造车工厂,整个交易富士康累计付出 6.95 亿美元,折合人民币 47 亿元。

当然,大礼包不能白送,交易条件:

与 Lordstown 成立合资公司,合作开发基于富士康 MIH 电动平台的新车型。

至此,富士康在造车领域的“安卓梦”,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还有一则新消息,在被问及代工苹果汽车的市场传闻时,富士康给出了“不予置评”的回应。

这下 DDDD 了…

47 亿元拿下造车工厂

消息来自交易方 Lordstown,是一家成立于 2018 年的美国电动车制造商。交易工厂位于美国俄亥俄州。

该交易在去年 11 月就已经开始,经过 7 个月的谈判和文书工作,今日最终官宣交易条款,根据交易协议,这座工厂被作价 2.3 亿美元出售给富士康,同时还附带一系列投资条件:

首先,在交易完成后,富士康将接管工厂,工厂的所有员工加入富士康,双方还签署代工合同,由富士康为 Lordstown 生产旗下车型 Endurance 纯电动皮卡。

其次,富士康将为深陷现金流困境的 Lordstown 额外投资 1 亿美元,并提供 2700 万美元的运营和扩展成本,此外,富士康还购买了 5000 万美元的 Lordstown 股票。

最后,为了支持 Lordstown 的生产计划,富士康决定与 Lordstown 成立合资公司:MIH EV Design LLC,这家公司将基于富士康 2020 年 10 月发布的 Mobility-in-Harmony(MIH)开源平台,开发电动车产品。

除此之外,富士康还向 Lordstown 提供了 4500 万美元的贷款,以满足 Lordstown 对合资公司的初始资本承诺。

以上,就是这起交易的所有内容。

从交易条件来看,富士康收购工厂,付出的资金远远高于工厂作价的 2.3 亿美元,林林总总算下来,累计 6.95 亿美元(折合人民币 47.26 亿元)。

用超出原价 3 倍的付出换一座工厂,富士康想干什么?

秘密就是上文提到的 MIH 开源平台,富士康真正想买的,不是一座工厂,而是 MIH 开源平台的首个量产合作伙伴。

所以问题来了:

这个 MIH 开源平台到底什么来头,能让富士康如此重视?

富士康转型造车,准备多年了

要回答这个问题,还要回顾一下富士康的进军汽车制造之路。

虽然在造车领域出现的时间不算长,但从富士康前期的准备和积累来看,却是个实实在在的“新人老兵”,回顾富士康造车,大抵可以梳理出 3 个阶段:

第一阶段:汽车元器件代工。

早在 2005 年,富士康用 3.7 亿元收购台湾四安泰电业的全部股权,从此正式涉足汽车元器件的代工生产,主要产品,就是车辆各类线束和电子用品。

此后的十年间,富士康又陆续拿下各大主机厂的电子元件订单,包括但不限于特斯拉、宝马、奔驰等主流车厂。

可以发现,这一阶段的富士康,主要是作为汽车电子元器件的代工方的角色存在,还不涉及整车制造。

第二阶段:全产业布局。

2015 年左右,造车新势力迎来高潮,富士康也在这个风口,进行新能源汽车全产业的布局。

也正是在 2015 年,与当时的和谐汽车、腾讯合资成立和谐富腾,打响进军新能源汽车行业的第一枪。

之后,富士康又陆续投资了滴滴、宁德时代以及小鹏汽车,在电池、整车以及出行领域进行布局。

可惜的是,2016 年,和谐富腾因为高层的纠葛,之后被拆分为拜腾汽车和爱驰汽车,富士康也从和谐富腾撤资。后来富士康为拜腾汽车注资 2 亿美元,协助拜腾推进量产,但之后也再没有后续进展传出。

这一阶段,虽然合资成立的和谐富腾不了了之,但更重大的意义在于,富士康完成了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的布局,也为后面的 MIH 平台打下基础。

第三阶段:携手裕隆,推出 MIH 平台。

2020 年 10 月,富士康科技日上,富士康推出 MIH 电动平台,同时拿出富士康的造车方案:MIH 联盟。

这个 MIH 平台最大的特点,在于开源,简而言之,就是将新能源汽车整车产业链上的玩家都纳入进来,打造一个软硬结合的标准化平台套件。

公开消息显示,截止到去年年底,MIH 联盟成员已经接近 2000 家,其中不乏宁德时代、比亚迪电子这样的行业翘楚,而且,像北汽蓝谷、吉利这样的主机厂,也成为富士康造车的合作伙伴。

基于 MIH 平台,富士康的角色依然是代工,但此代工非彼代工,MIH 平台的话语权,掌握在富士康手里。

也就是说,富士康提供的是从底层软件和硬件一体的一个标准化模版,主机厂只需要根据自身的需求进行个性化更改。

这个思路,有点像智能手机时代的贴牌生产,各厂商的操作系统,基础硬件都已经定型,最大的区别,就剩下品牌和配置参数的不同。

而富士康的身份,就变成了新能源汽车时代的安卓。

之后的发展,也印证了富士康的造车思路,2021 年,富士康推出 3 款基于 MIH 平台打造的原型车:Model C、Model E 和 Model T,车型包括轿车、SUV 和电动大巴。

在推出产品的同时,富士康也正式亮明造车态度:3 款原型车,主要是用来给车企作为参考,之后车企可以依据自身要求做个性化调整。

几乎就是完整的贴牌路线。

这里也就能够回答,为啥富士康推出的 3 款新车,至今没有什么量产的进展:既然是以样板间的角色出现,谁又见过哪个开发商把样板间量产的。

全部梳理下来,富士康为何如此重视 MIH 平台,答案已经很明白了:

智能手机时代,作为苹果代工厂的富士康,迅速成长为媒体口中的“代工皇帝”,但在产业价值方面,富士康分配的利润极其微薄,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只会代工,没有底层架构的设计能力。

而代工造车,富士康想赚的不仅是辛苦钱,想要在利润分配的过程中多得一杯羹,那就得有更多话语权。

MIH 平台,就是这根权杖。

还有哪些手机产业链公司进入汽车行业?

最后,富士康进军汽车领域,也能看出一个大趋势:

在新能源汽车的风口上,越来越多手机供应链上的公司,开始跑步转向汽车供应链赛道。

最具代表性的高通,在智能手机时代,骁龙处理器成为众多手机厂商的首选,几乎是安卓旗舰的标配,包括小米、OPPO、vivo 在内,都与高通深度绑定。

而进入智能车时代,高通的布局,主要围绕智能驾驶和数字座舱两大核心跑马圈地:

智能驾驶方面,高通 Snapdragon Ride(骁龙 Ride)平台在 2020 年发布,目前已经获得长城的订单,将为后者的高端车型提供底层硬件支持。

进展更快的数字座舱,高通发布的 SA8155P 座舱芯片,被称为业界最强量产座舱 SoC 芯片,目前已经在小鹏、蔚来等多款车型上搭载。

另外,科创板 AI 第一股的虹软科技,此前的最大标签是安卓手机 AI 视觉头部供应商,其视觉算法在华为、小米等主流机型上均有应用。

2016 年,虹软科技开始进入汽车领域,依托其在手机时代积累的视觉处理经验,虹软科技开始在驾驶员监测、盲区监测、以及高级别自动驾驶领域发力。财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虹软科技在智能驾驶领域的营收规模,达到 2010 万元人民币。

另外,还有一个玩家不得不提 —— 立讯精密 —— 与富士康一样,也是为苹果代工的公司。

今年 2 月份,立讯精密就发布公告称,与奇瑞签订合作协议,组建合资公司,主要业务,就是新能源汽车的整车研发及制造。

对了,这里还要补充一句,立讯精密的创始人王來春,当年还是富士康走出来的厂妹,之前最为人所知的,是与富士康抢苹果的单子。

而现在,它们即将再次在造车赛道上相逢。

你还知道哪些跑步进入汽车供应链的手机供应链公司?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汽车IT资讯内容随你看。

推荐 14746

热门推荐